2017 10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7 12

米英《One more time.》後續

2011-09-16 20:10
×亞瑟視角
×架空強大
×作者偷懶










  撐著疲憊的身軀,拉開紅藍相間的被單,原本想將被子扔在一旁不做整理,但騰空的手楞在紅藍相間的色塊上,眼神彷彿離不開的看著色塊,沉重的眼角緩緩下垂,數不盡的思慮在瞬間全擠上瞳孔。

  看了牆上的時鐘才驚覺已是早晨,他沉默的身軀離開了被子,緩步走到窗戶前拉開簾子,只不過外面的景象不像是通稱白天該有的感覺,厚重的雲壓在天邊,遠處的草木不再鮮綠。

  自從上次類似宣戰的誓言後,他就沒再來找過自己,自己也沒機會去找他得到理由,隔著海的距離如此遙遠。也許是無法正視他,長大了就必須離開,深怕如同弟弟的他從此離去,但終究是無法避免的,無法曉得自己口中的弟弟會在何時帶著軍隊以武力要求脫離殖民統治,也猜不到自己會接受還是堅持到底的反對,無論如何這都不是自己想要的。也許所謂的幸福生活,根本不存在,空談霸了。

  換上比較正式的衣服,看著鏡子隨意整理了下頭髮,視線好巧不巧對到一個手工製的粗操盒子,表面凹凸不平的像雕刻家未完成的作品,鎖的地方似乎已被鏽蝕。我用手輕輕觸碰,不真實感又站在心頭。不想回憶的將盒子收在下方的櫃子裡,離開這房間。

  走到了室外,說真的這種天氣根本不適合喝著紅茶悠閒的享受早餐,不過這是每天例行的行程,只是為了天氣不佳而放棄用餐的機會,虧的還是自己。

  啜飲著一口紅茶,沒什麼特別,只不過當它滑過喉嚨流到胃裡時,突然從中散發出焦熱,另人難以再次吞下第二口,這種不安感跟天氣一搭一唱,彷彿有難以預料的事會發生。望著桌上特製的司康,奇怪的是竟然沒什麼胃口。

  雖然焦熱感惹得全身不適,不過還是無法放棄品嘗自己所愛的飲品,人的味覺是會遲鈍的,原本難吃的食物接二連三的送入口中,最後感覺也沒很糟糕。看著因杯子震動而起平穩水波的紅茶,不耐的心情沒有因此平息,反而隨著波紋激的更猛烈。

  「怎麼搞的……」放下手中的杯子,手扶上額頭。

  從早上開始就坐立難安,明明是個很普通的日子,也沒什麼國家的大事要處理,整體看來真的再平凡不過,或許是自己想太多……

  正當想起身轉移到室內時,一個著著英領軍服身上別著V.C.圖案的士兵匆忙的向前報告,說明著現在的處境,而後慌亂的步調變成慢條斯理的呼吸。該來的還是會來,那位隔海的弟弟終究還是履行了「誓言」,連任何準備都沒有,就要自己穿上軍服上場,這結果也太壞了……

  告知了士兵自己會盡快趕到,隨後跑回原本的房間,這時候思考、猶豫也於事無補,做過多的猜測也只會不利等會上戰場的心情。

  著上軍服,紅色的布料顯得沉重。說什麼不在意是假的,搞不懂要怎麼做才會結束這場鬧劇,如果愈演愈烈,大概就不會有重來的機會,可能還比原先假設的還糟,兩人可能從此不會有任何交集。其實根本不想出去作戰,心頭莫名傳來一陣麻痺感,世界好像會在兩人面對面時劇烈的改變,而且不回頭。種種的煩慮、猜疑、想法、最後湊成了底,煩耐感讓人想破口大罵以失紳士的氣質。

  甩了甩頭,深吸凝重的空氣,刺激感撲鼻。

  會打敗仗吧……現在。他想。



  路上經過了許多羊腸小徑,帶著焦慮踩著每一步,愈是離目的愈近心裡就忐忑不安,前所未有的恐懼彷彿隨時會擊垮自己。

  不作美的天空忽然下起雨,在抵達目的前的 一公里 處,自身突然裹足不前,在身後的士兵們紛紛議論紛紛起來,說什麼是因為害怕還是不捨。

  仔細想想,自己也無能為力做什麼,如果這已是個定局,再多做什麼也是徒勞無功,依舊還是無法回到從前。那想要去見他的衝動又是什麼?單純想要得到答案?還是去看最後一眼?就算把全部的答案搬上來也還是沒有所謂的正確。所以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想要一個人去確認……

  「剩下的路我一個人走。」嚴肅的下了道指令,不允許任何人違逆,否則下場絕對不會是想像中的好。退卻的士兵們只好遵從。

  帶了把步槍往前方邁去,身影漸漸消失在雨中。



  果不其然,他帶領著數量龐大的士兵而自己毫無畏懼的站在前方。那是很熟悉的影子,熟悉到害怕喊出他的名字。對於現在來說,不用思考也知道是我方吃敗仗,不過也不想召來更多的士兵,那沒意義,改變不了的還是改變不了。

  我踏出一步,他似乎注意到動靜而舉槍,槍口直直的對準只差沒按下扣板機。明明沒有任何子彈射出,為什麼感覺痛處在身上蔓延,自己手中握的槍直發抖,連抬起的勇氣也沒有。

  「我已經不是小孩了,也不是你的弟弟,從現在開始,我要從你那裡獨立出來。」

  跟原先想到的一樣,只是不知道這種感覺會如此差。忿怒、悲傷輪流侵占著自己,彷彿快窒息般,加上雨的沖刷讓意識愈來愈薄弱。

  也許是想做最後的掙扎,對於自己照顧得無微不至的弟弟還是無法承認。使盡全力的放手一搏,兩把槍因正面衝擊力道而擦傷,對方因來不及反應導致手中的槍往後掉落。見狀,在他身後的每個士兵瞬間舉起槍對準,如果要比速度,自己手中的槍的子彈絕對會先落在他身上,不過……

  「可惡……」身體感到莫名的無力而跪了下去。

  還是害怕了,不想開槍也不敢開槍,放棄戰鬥後,也等於是承認了他離開。一滴接著一滴混著雨水跟淚珠落下。

  「英/國……」

  背影逐漸遠去。


  那時想通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哭過的關係,頭腦變得清晰。人的執著是無法用三言兩語來解釋的,該放手的儘管自己多努力抓住還是會鬆開。



  也許……該謝謝你……





  END.



  ●  ●  ●

引用 URL
http://qooxood.blog.fc2.com/tb.php/2-1f67ccc6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