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10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7 12

米英《掌心的溫度。》

2012-02-10 20:47
米英《掌心的溫度。》
米英《掌心的溫度。》






×標題騙人注意。

×清純注意。(yay)

×劇情高鐵注意。(何

×架空注意。

──總結,作者偷懶注意。







  時值雪盛的季節,道路白茫一片,天空沉重的彷彿快壓下來。時間已是夕暮,卻讓人看不出該有的景色,夕陽在天際嘲弄般的對著這片土地的人們給予微光,但總結來說還是沒什麼用處。



  路上被踩過的痕跡,不到幾秒的時間又被新一層的雪給覆蓋。屋頂上的煙囪從中飄出偏黑的裊裊炊煙,停滯在半空然後散去。



  亞瑟推開正門,被雪給抵住的門腳因阻力太大而無法全部推開,同時掛在門上的Art Deco(*注1)風的吊飾也響起悅耳的敲擊聲。現在並不是出門的好時機,看這情況雪下到隔月也不是什麼驚訝的事。



  他使盡力氣撞開大門,不過也只有撞開自己可以過的寬度,離全開的比例差三分之二。這讓亞瑟不禁嘆著平時訓練不足的後果。



  全身上下包裹著大衣,脖子也圍上繡著NY字母的圍巾,只露出一顆頭。



  深吸一口氣後,踏出步伐。而且臉上還帶著……喜悅又憤怒的表情?









  ╳  ╳  ╳









  在到達目的前的路上景色,死氣中又帶點活意,壞掉的路燈一停一閃地佇立著,不遠處還有玩雪的小孩被家人責罵的訓聲,大概是偷跑出來玩的吧。



  亞瑟的手緊緊的往口袋裡縮,呼出的氣乾冷又厚重,雙腳很用力的踩在雪上,並不是故意怕別人不知道他有來過,這麼蠢的事他怎麼可能會做。可以說每步都是折磨,不但要使盡全身僅存的力氣還要顧著前方的來車。



  憑著依稀的燈光,加上長久以來住在這鎮上的熟識,對他來說想盡快抵達目的不是什麼問題。只不過天空不作美,伴隨著風颳起的暴風雪愈來愈強勁。



  好不容易到了,卻空無一人,憤怒無奈的氛圍充斥著亞瑟。他兩手縮在口袋裡握拳,臉色蒼白的皺起眉頭。



  「被放鴿子了……是嗎……」



  其實他早該想到,誰會在那麼惡劣的天氣裡前來赴約?是他自己太過期待,反而把這項因素給遺忘。



  亞瑟探出右手挪著圍巾的位子,讓鼻尖有空位可以埋得進圍巾裡。他隨意找了個橫椅坐下,雙手放在圍巾前搓揉著,光是口袋還無法解冷。如果可以來一杯熱紅茶就好了……他看著對面休憩的店面。



  「好冷……」喃喃自語著。



  好巧不巧老天爺就是不給臉色看,突然瘋狂似的吹起一陣強風,持續了兩秒。亞瑟緊繞在脖子上的圍巾因此鬆脫開來,一旁的閃爍路燈也詭異的熄滅。只能用漆黑來形容了。



  現在離開也不是、留下也不是。剛開始得知被放鴿子的時候,心頭第一個附上的其實不是生氣,總有個感覺……只要再多等一會、一會……「他」就會拖著一臉抱歉的表情並揮著手跑到自己面前,說不定還會在半路不小心跌到撲個空,然後摸著鼻子站了起來。



  「……噗。」



  一想到他四腳朝天的趴在雪上就會讓人抱著肚子大笑。



  靜靜的坐在空無一人的黑暗中,沒有刻意去算著時間,只是依著直覺猜測。時間第一次過得如此漫長。



  The good life is one inspired by love.

  意外的想起某個人的名言,讓人有些發笑。美好的人生是靠愛來激發啊……也不能完全否認。不過現在的亞瑟在心中發下了誓──






  「如果那個笨蛋沒趕在太陽升起前來的話,我就──」



  「就要做你那難吃的菜給我嘗嗎?」






  熟悉的聲音在漆黑中傳到亞瑟的耳中,亞瑟以為自己一定是被風雪給侵襲而壞了腦袋,他用手敲著自己的額頭。



  倏地,自己的手臂被不知名地有力的手掌給反轉個方向,身體傾向那米褐色的影子前,被緊緊的摟住。



  「……對不起我來晚了。」



  「你……。」



  原本還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會是一直期待的聲音,但現在肌膚近距離的接觸讓亞瑟有一萬分的肯定。



  「笨蛋……太慢了……!」



  不知道是因為高興或者生氣留下的淚水,沿著臉頰規律的滑落。為了遮掩自己垂喪的哭臉,用手背蓋住睫毛,不過哽咽聲多少還是聽得出來。



  「嗯?哭了?」對方用食指撥了撥亞瑟的頭髮。



  「……才沒有!」反射性的躲開了對方的手。這麼難為情的一面被看到的話……



  「原來亞瑟那麼愛我啊──」



  「我……!」



  亞瑟猛然抬頭,只見一個放大版的臉笑嘻嘻的出現在眼前,距離不到 三公分 。亞瑟驚訝的想將他推開,不料卻愈抱愈緊。臉頰染上兩片紅暈,不知所措的神情全寫在臉上。



  「吶,亞瑟。」



  「……幹麻?」



  刻意不跟眼前的人眼神相交,視線落在對方厚重的衣物上。



  「我愛你。」



  「你、你在說什麼啊!笨蛋阿爾!」



  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不過每每阿爾想講些「異於常人」的話時,亞瑟還是會害羞的不知所措。






  「Love makes the world go around.」



  「阿爾你……」






  從阿爾脫口而出的句子中雖然沒有表明針對誰,但眼神與肌膚重疊之際彷彿可以傳遞似的。









  ╳  ╳  ╳









  「啊,對了……阿爾你說我做的菜很難吃?」



  「嗯?有嗎?亞瑟你聽錯了啦。」




The End.

引用 URL
http://qooxood.blog.fc2.com/tb.php/7-78d70fc5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